52小说网 > 网游小说 > 不让江山 >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送你四个字

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送你四个字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许素卿一人冲上了边关城墙,且还能全身而退,这对于城墙上的每一个人来说,都是一种心理上的打击。

    可是叶先生却似乎比之前还好了些,之前他对许素卿的判断是更高。

    “他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叶先生一边揉着酸疼的胳膊一边说道,这句话,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看到了?”

    虞红衣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叶先生笑了笑道:“虽然没有看的很清楚,却已经感觉的出来,许素卿左臂受了伤,所以才会突然走了,若再多打片刻的话,他会被我们留在这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没有感觉的出来,但既然叶先生说了,那就应该是对的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没有感觉出来,是因为被许素卿的气场镇住了,当时只觉得此人浑身没有破绽,强的实在离谱。

    叶先生看向千办燕冽:“他左臂受伤,和你有关。”

    燕冽一怔,他是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的箭竟然能伤了那个家伙,可他明明看到自己两箭都是被人轻而易举攥住了,所以一时之间还有些不大相信。

    叶先生解释道:“他两次接你的箭用的都是左手,因为他的右手才是惯用的手。”

    这解释似乎有些不通,既然右手才是许素卿的惯用手,为何他两次接箭用的都是左手?

    寻常人自是不容易理解,可千办们也都是武学上的高手,叶先生一说他们就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正因为许素卿的惯用手是右手,所以他出招,才会先用左手。

    右手要时刻准备着应对突发,左手就算是伤了也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而且先用左手,还能起到迷惑对手的作用。

    叶先生继续说道:“他连续两次接箭用的都是左手,看起轻而易举,实则他低估了你的箭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左臂已经被震的有些隐患,之后与我对攻一招,我觉得自己不是他对手,当时留了后撤的余力。”

    “但许素卿知道我不是他对手,所以出力时候并没有保留。”

    众人回想之前叶先生和许素卿交手,两个人的袖子对撞在一起,那爆裂之声犹如炸雷。

    叶先生当时被震的连连后退,甚至脚步都有些踉跄,可许素卿只退了一步,很快就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那一刻,许素卿左臂受了伤,因为他与叶先生对攻,用的也是左手。

    叶先生推测,或许是许素卿还有后手,以左臂挡住叶先生一击,然后右手试图将叶先生制住。

    但这有些说不通,毕竟许素卿那样的高手,早就应该察觉到左臂有些不妥才对。

    再想想,或许是当时许素卿没有想到的是,叶先生根本没有想和他力拼,后撤的极为迅速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后撤,叶先生还卸掉了许素卿的一部分力度。

    如此推断的话,只能说许素卿大概也是没有想到,之前接了两箭,居然还让自己手臂有了隐伤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察觉到自己左臂已经被叶先生震伤的情况下,立刻后撤,没有丝毫迟疑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我以为的那般强。”

    叶先生缓缓吐出一口气,在心中做了个对比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要是一对一的话,许素卿绝对在他之上,而且要胜他应该也不会用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在交手之前叶先生判断,许素卿的实力,宁王身边众人,只楚先生一人可以与其战平。

    交手之后他判断,李叱身边能打许素卿的人不但有,还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此时他想着,若是楚先生在的话,今日许素卿就绝对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楚先生不在,四象高手之一的青龙,还有青州节度使武先生,大概都有与许素卿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正因为想到了这些,所以叶先生的心情也放松下来不少。

    以城内十二位千办的实力,在加上他,许素卿不可能真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。

    之前被许素卿逃了,只是因为众人一开始确实被震住了,而且也被许素卿利用了地形。

    这个人非但武功奇强,心思也极细密,换句话说,就是在战斗时候的智慧远超常人。

    别人都以为,冲击城墙绝对是自己找死的举动,可许素卿却看准了城墙的宽度足可被他利用。

    他只要能上了城墙,宁军这边人多的优势就发挥不出来。

    弓箭手担心误伤同袍不敢放箭,而宁军中的高手担心士兵们被杀,所以立刻上前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把一场江湖高手面对军队的厮杀,变成了江湖高手与江湖高手之间的战斗。

    而且此人行事极为果断,一旦发现自己不能达到预期目标,绝不恋战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当时城墙上的廷尉们都以为许素卿还要进攻,哪里料到他直接从城墙上跳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。”

    虞红衣问道:“先生推测,此人夜里会不会偷偷潜入城内?”

    叶先生摇了摇头:“大概不会。”

    尚青竹道:“我们可以不分开,等着他来,但防不住他对城墙上的士兵们动手,被他杀几个同袍兄弟就走了,我们也支援不及。”

    叶先生道:“他虽然已经不再是曾经的许素卿,而是变成了马贼憾三州,但他大概也依然不屑于去杀士兵们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人,一是自持身份,觉得对那些普通士兵下手实在丢人,二是他也会觉得这样做除了激起更大仇恨之外,也没什么太大用处。

    如果许素卿要来的话,目标必然是叶先生他们。

    “今夜轮流当值,你们十二个人,至少保证六个人同时当值。”

    叶先生吩咐了一声后就让大家散去,等人都走了之后,叶先生才低头看了自己的右手。

    他右手的手指断了一根。

    在众人面前,叶先生不能说出自己右手受伤的事,这样会影响军心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后,叶先生把身边亲信谢晚渔找来,让他明天一早就赶回长安。

    一是将憾三州与黑武人勾结之事禀告陛下,而是请陛下分派高手赶来支援。

    叶先生猜到了许素卿不会深夜潜入边关,但他也清楚一旦这个人进来,那么可能会出大事。

    许素卿因为廖亭楼的死会做出些什么,其实又怎么可能完全预判到。

    叶先生还不知道的是,李叱已经准备动身了。

    长安城。

    李叱再一次站在那看着一身龙袍,只是看着的却不是别人展示给他的龙袍,而是站在铜镜前看着身穿龙袍的自己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,他以为自己会无比的紧张,甚至可能会有些失态,因为这确实是应该紧张的时候啊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整个登基大典的过程他都那么那么的平静,心中甚至没有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站在这铜镜前边,李叱回想着之前的那一幕一幕,忽然间觉得这好像也确实不是一件应该让自己很激动的事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,大宁帝国的皇后高希宁从外边快步进来,还不时回头往后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躲了......”

    高希宁跑进来后就把自己扔在椅子上,真的是把自己扔出去的。

    “那群家伙喝的酒,能有小山那么高了。”

    高希宁伸手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叱笑了笑后说道:“我说过的,今日他们喝多少酒都可以,他们一直都在领兵,身为将军要以身作则,平日里哪能随意饮酒,今日让他们放开了喝,咱家又不是管不起。”

    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她问。

    李叱抬起手挠了挠太阳穴,然后笑起来:“我以为自己一定会想些什么才对,毕竟对于整个中原天下来说,这都是一件很大很大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真的什么都没有想,所以我站在这自责,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想有些过分了,然后就忽然间发现自己竟是如此美貌......一下子看的入了神,竟是忘记了其他。”

    高希宁:“啊呸!”

    她指了指自己:“这里的美貌你都见不到,你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痴迷?”

    李叱指着铜镜里的自己笑着说道:“你看这个人,今日为帝,是他人生中第二帅的时候,难道你不觉得他器宇不凡,美貌绝伦?”

    高希宁问:“为何是人生第二帅的时候?”

    李叱压低声音说道:“第一帅的时候,自然是今夜和你滚大床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高希宁:“不要对自己期望那么高。”

    李叱:“我呸!”

    高希宁回头看了一眼,然后压低声音说道:“要不然,趁着你现在第二帅的时候,把第一帅的事也办了?”

    李叱:“......”

    高希宁哈哈大笑,掐着腰的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她看向李叱道:“你是皇帝了,皇帝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还需要想那么多吗?”

    李叱道:“皇帝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皇帝不想做什么当然就可以不做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高希宁:“你是不是外边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叱:“......”

    高希宁往前凑了凑,笑着问道:“已经是皇帝陛下了,你真的什么都没有想?”

    李叱抬起手再次挠了挠眉角:“我想来想去,大概觉得也就是四个字了。”

    高希宁:“哪四个字?”

    李叱道:“实至名归。”

    高希宁眼睛微微眯起来,然后把声音压的很低:“我的陛下,我可以再给你加四个字吗?”

    李叱问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高希宁道:“一会儿到了你第一帅的时候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拉了李叱一把:“走了走了,他们还都在等着你呢,记住了可不许喝很多酒。”

    李叱:“记住了记住了,今夜还有大事要办,当然不会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顿酒,和夏侯琢唐匹敌他们喝到了子时,喝空的酒坛,摆起来像是两座小山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众人都散去,李叱被搀扶着往寝宫走,看起来脚步都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偷偷回头看了看,见那些人都走远了,人一下子就变得精神起来。

    李叱让扶着自己的内侍松开,然后提起衣服,一溜小跑的往寝宫那边去了,这把扶着他的内侍都看的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李叱跑到寝宫,居然还有礼部的官员们在,李叱竟是忘了,做这种事之前礼部的人还要主持一下......

    李叱看着那些家伙沉思片刻后说道:“你们先去外边等我......等朕,朕和皇后商量一些事,商量好了喊你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执礼的官员们连忙退到寝宫外边,也不知道陛下这是要和皇后商量什么。

    等他们一出去,李叱立刻吩咐一声:“关门!谁特么进来就拿棍子敲谁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他提着衣服就跳进了屋子里:“哪里还等的住你们啰里啰嗦。”

    一进门,就看到高希宁端坐在那,红盖还等着他来掀开呢,李叱这才反应过来,那些执礼的官员就是在等着这会儿。

    李叱一回身把屋门关上:“快快快,把过场都省了吧。”

    高希宁一把将红盖掀开:“这么急?”

    李叱道:“你不急?”

    高希宁微微脸红的说道:“我是贤良淑慧端庄大方的皇后啊,这种羞羞的事,我怎么会急.......”

    然后她抓着李叱的衣服,一个背摔把李叱扔床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等下。”

    李叱问:“你之前说有四个字送给我,是什么?”

    高希宁一边解扣子,一条腿还抬起来踩着床沿,她俯瞰着李叱说道:“咱天亮见。”

    李叱:“!!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