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> 第三百五十二章 先成婚再赴任

第三百五十二章 先成婚再赴任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黄子菡的能力南安沁有所耳闻,有她在旁督导,最起码能保白染性命无忧。

    那些江南的官员再如何,也不敢轻易得罪一位朝中正四品的大理寺少卿。

    况且,黄子菡的手段想来那些人也是知道的,应该没有人愿意被她盯上吧!

    南安沁努力控制着情绪从御书房出来,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寝宫的,只知道才一踏入殿门,眼前一黑就栽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去见一见那位沐家公子,还没想好要怎样与他交好才能得了白染的青睐,以后便再也没有机会了……

    昏过去也好,睡吧!

    睡醒之后就是新的一天,忘了不该想着的事情,忘了不该念着的人,一切又要重新开始了。

    出了宫的白染明显松了口气,能离开京城也好,于他们彼此都是机会。

    白家她会要回来,那些害了她母亲父亲的人也终将要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“小姐,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?”

    正坐在马车边打盹儿的白露听到声音忙睁开眼睛,一见来人,急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给我放假了。”

    白染笑着说道,显然心情十分的好。

    “皇上实在是太体贴您了,小姐您自当了这翰林院侍读之后,就……”

    白露说着说着,脸上的笑容就凝住了。

    不对啊!

    皇上无缘无故为何要给小姐放假?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姐,您该不是说了什么惹怒了皇上,被……被那个了吧?”

    白露大着胆子问道,小姐若是被革了职,家主和主君的仇要怎么报?

    “胡思乱想什么呢?皇上调我去江省做知府,给我一月假期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白染睨了白露一眼,脚尖一点就跃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既是八月才去赴任,不如先成了婚再说。”

    白染暗自道,左右他们在盛京并无多少朋友,只有几个老掌柜的和白染在翰林院当职时结识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届时只需叫人知道今年的新科状元成了婚就足够了,以免日后回京,再惹出什么别的误会。

    沐锦一今日虽也一直记挂着白染,心里到底还是信她的。

    既是白染说皇上不会怪罪于她,那应该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况且,白染早上走时沐锦一特意去交代了,万一皇上震怒,便叫她允了娶七皇子的事情,再怎么着也得先保住性命再说啊!

    只是一想到白染有可能会与别的男子在一起,沐锦一就心疼得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若是白染当真娶了那位七皇子,他要怎么办?

    没有白染的日子他实在不敢想象,自从和她在一起后,他早已忘了要如何生存,处处依赖于她,处处离不开她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白染有可能因为抗旨而被斩首,沐锦一又觉得自己这微不足道的依赖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只要白染好好的活着,他便是日日痛苦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沐锦一才觉得好受了些。

    “公子,小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直守在外面的陈小麦忽然跑了进来,高兴道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沐锦一和白染之间发生了什么,只是沐锦一让他在门口等着白染,他便照做。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沐锦一面儿上一喜,心口处却泛着淡淡苦涩。

    回来就好。

    只要她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“当真,瞧着小姐面露喜色,心情很好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陈小麦见沐锦一有些心不在焉,便哄着他道。

    “她高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沐锦一笑着应了一声,也不知什么事情能让白染这般高兴。

    才踏出门准备去迎白染的沐锦一还没走出一丈远,白染就大步跨进了他的院子。

    “锦一,这是要去迎我吗?”

    白染顺势拉着沐锦一的手进了屋内,现在外面的日头大,还是少出门的好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沐锦一轻声应道,心里虽有个疙瘩,但能坐在白染身边,他就觉得很知足了。

    陈小麦识趣地关门退了出去,屋内只剩下白染和沐锦一二人。

    “锦一,我要成婚的事情已经告诉了皇上,皇上准了。”

    本已做好最坏打算的沐锦一万万没想到白染一开口就这么意外。

    “允……允了?”

    沐锦一呆呆地看向白染,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皇上撤去了我翰林院侍读之职,让我八月到江省去任知府,也算是歪打正着,帮了我。”

    或许沐锦一并不知道去江省意味着什么,白染却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江省乃是江南三省之罪,鱼龙混杂,颇为难管。

    “让你做江省知府?”

    沐锦一更是没想到白染不仅没被责罚,反倒还升了职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与你说过,皇上是明君。”

    那些官场上的事情白染并不愿与沐锦一说,免得叫他担心。

    “是啊!你从来都没有错过。”

    沐锦一脸上终于露出了些笑容,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要皇上不怪罪白染,升不升官什么的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锦一,我们早些成婚吧!”

    白染忽得握住沐锦一的手,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沐锦一羞涩地抿了抿唇,半分拒绝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们离京前将婚事办了,下次回来还不知是什么时候呢!”

    二人依偎在一起,自白染入朝后,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这样静静地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婚宴的准备很简单,白府的喜帖送出去的虽然不多,收到的贺礼却是不少。

    白霜和白露忙碌地招待着来客,急得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“这京府通判、内阁中书……我们都未送去请帖,她们还不请自来。”

    看着帖子上的名字,白露不由得小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丞相府还派人送了一份贺礼过来呢,那些人哪儿敢不来?”

    白霜倒是看得明白,自家小姐不过才入朝几个月,哪里能有这样的人脉?

    这些人八成也都是在猜度皇上的意思,一个年纪轻轻的新科状元被册封为江省知府,这是多大的“恩宠”啊!

    虽说这“恩宠”外面包裹着刺,到底也是皇上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小姐竟还与丞相有交集?”

    白露先是四处瞧了瞧,才刻意压低了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白露和白霜在盛京多年,朝中的人物关系她们还是知道一些的。

    这丞相手中权势过大,未必会得善终。